平靜的等待,來自於異常性的粗淺認知。 

對岸有個男孩相信強逼之下,未有好的結果,造成平靜是他選擇下的唯一指導方針。這女人從不認為這樣的狀態是會有好的結果,只因這是極不協調對等的狀態,天雷無法牽動地火,是這裡上場的戲碼。

粗淺的認知就來自於雙方無法踏出溝通的起點,我們都太會為對方想,但一昧地站在自己的角度為對方著想,平靜其實是一種假想,只是無奈的真實呈現。這是個異常狀態,但卻是極為平常的戲碼,並沒有人想要更改這齣戲。

戲裡與戲外,這真正的戲劇推手,應該試著找到幕後指使者,幕後推手沒有真正表露,是很難讓看戲的人懂,更難讓演戲的人盡興。這齣應該是連戲劇因為一直無法預期結局,只覺得一直在拖戲,平常沒有什麼高潮跌起,只會偶爾上演小波折,但還是會過去。

這戲裡女人也還真沈得住氣,不作一番,讓那無形的對岸男孩異常波形不斷發散,這不發一語,試圖用連戲劇拖拖演的方法,來降低彼此的不平之氣。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inosaka188 的頭像
inosaka188

坐在雲霧飄渺,涼風吹髮絲

inosaka18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