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想我有時真得像火山一樣,要狂,要洩。很難…說,還好旁邊沒人,否則這股狂流不知所去。就這一點,真要謝謝  上帝。

人的水,水做的人,很水,很有意念,只是最近這股力量,不知從何而來,是時間到了嗎?生物基本生存法則,生物求偶時,盡情展現完美的一面。而我不在展現,而在這股內在的躁動寫下這些文字,因為我看到某一個不為人知的我,我只能去接受,畢竟它也是一個我,一個無法逃避的我。

談談自己,有一個不好的慣性。

一種慣於期待的心,與其說期待是一種習慣;我想說那幻想也會成為一種過多的奢求。當人不斷藉由與別人相處養成自我時,你將藉由與別人的互動,看到一個個潛藏的自我。

長久以來,我是一個外表熱情,內心冷冷的人。熱情來自於喜歡學習新事物的心,冷冷來自於,我喜歡一個人。我堅信人要懂得愛自己,才能愛人與被愛。這來自於人是感覺動物,當你未曾體會這樣的知覺活動,你不能說你懂愛,瞭解這其中,你才能真正看到。

最近時常想到一句話『一切境隨一切心』

愈是在意,你的外來環境愈是明顯;

很想去瞭解與體會並試圖去結開為未成曾結的結。

一種知覺反應,一隻小狐狸站在一旁觀看兔子的動靜,兔子銳利的眼神早已察覺。兔子本能保護自我的機制啟動後,兔子便為保持自我的安全,積極地與森林的動物們故作玩樂。到底狐狸是沒什麼,兔子也不覺得該採取任何行動。

被動是我的慣稱。

這是一種自我,一種期待被改變的自我。

早晨起床,猶記昨夜夢中,抽屜裡麵包發臭…

很高興!因為麵包臭掉是要丟了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inosaka188 的頭像
inosaka188

坐在雲霧飄渺,涼風吹髮絲

inosaka18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