早上七點慢走在家裡前的大馬路,頭上戴著小花帽。這一路上經過許多眼睛產生不一樣的風景,我想我自己也未曾揹著大包包,一副休閒的裝扮挺像要去旅行的小姐。

經過7-11前的十字路口,兩位看似剛下班保全人員看著我穿越馬路,我繼續往前走到帶狀公園等工程車。最近什麼都以省錢為前提,搭順風車雖然上星期的可怕經驗猶存,但有人出車省點花費,已經是主要的考量。再來我好奇性格驅使,對於測量人員的工作情況觀察,並且還有肩負控管他們進度的責任,也讓我息於賴床的特性被修正。

因此,七點我坐在公園的木座椅上,大馬路上看著許多機車上,媽媽載著小孩上學去,再我眼前呈現一片眾多母子書包機車,還看到二位高中妹妹坐在轉角的椅子上,拿著鏡子梳著頭髮,完全將公園多元化使用。

工程車乘著風,最恣意的感覺,莫過於你可以順著風,欣賞美麗的山稜線,面對大山藍天。我今天在車上又問到一個解答,在台灣特殊高壓電塔警緻下,其形成的因素,有一點是來自工業區恣意開發,供電需要穿越在山林中,向來就覺得那些是大型怪獸攀拔於山海。但近來工業廠房外移等等因素,也愈來愈多高壓電塔棄置,我們英明的政府應該提早看待這樣子的環境變遷。

 

我來到白河,聯絡里幹事,去看了一片竹林內的農水路。到了現地農婦借我一雙雨鞋,好讓待會好下田去。等著迎接竹林農村,我們三個人騎著機車上上下下於竹林果樹,這裡地勢起起浮浮,讓我感受到竹林在平埔文化內,平埔族人習慣將自己的房子隱深於竹林,這塊農田沒有做過土地重劃,裡頭的農路是果農們生產農車行走需要,向公所要了石頭自行鋪設農路。沿途里幹事也為我解說地理區位,告訴我他的土地在這裡,我很清楚,因為他一直強調。他說他當時十年前買了這塊農地救被套牢,因為土地也不能耕種,兩旁土地地勢較高,土石都塌陷於他的土地,我也真替他惋惜。

 

但他也讓我想起一個故事,古早時有位風水師上山去看地,到了山頂口渴,向山上人家要碗水來喝。沒想到,口正渴,急忙喝,卻被粗粳嗆到。他回身謝謝住戶,謝他們給水喝;但心裡卻想著,你這什麼好意,明知我渴,卻故意用這種茶。因此,心裡想好阿,你們這樣子,看我如何應付你們,作勢要幫好心給茶的人家看風水。

三年過後,風水師再次上山,一樣經過這戶人家,想起三年前的事,想說這戶人家大概已經家道中落,因為那年他幫他們指正的風水,不出三年,家中無子嗣。但今日再次登門,卻看到迎面而來的好心給茶人家,春風滿面,迎門道謝。因為家裡小孩,剛中狀元。

原來,這原本風水師所指的風水,前年剛好地震,家裡前的山勢改變,風水也大大轉了。

 

這些人,這些事,他們每個人,其他人,一切都會變。

 

我只是看似不懂這些人明明心裡想的,跟他們嘴裡告訴別人的,都不一樣。

 

後來,里幹事還將道地的白河鎮蓮花公園、環保公園、林初埤等景點帶我看了一圈。我後來還請他帶我到新營搭車,好讓我趕快回去辦公室寫計畫書,將他們心裡想要增爭取的建設納入計畫。

 

境境浮在人心,意非天事難成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inosaka188 的頭像
inosaka188

坐在雲霧飄渺,涼風吹髮絲

inosaka18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