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Dec 16 Tue 2008 16:06
  • 置頂 狡辯

02.jpg

七點五十分準時打卡,生活百分比的時間運用,一天開始囉。坐在辦公桌前,來個一日之計在於晨。今天除了動動手、還要動動腦;不全然的上班情況,外界很難理解。只是一切是在可以允許的條件下進行,我一邊做動手不動腦的資料編撰,另一頭的心卻還懸掛在還未實現的理想。

早上利用空檔有必須回的mail及訊息回件,其餘時間用雙手胼手賺溫飽肚子的生活費。感嘆一直很難為生活費操勞,唯基因裡早已調整好,好命人生活瑣事自然解套。如今卻逼自己去從最基本來學習,沒有這全然的一回事,有時是我的疏忽,因而未照見。別人的一切,外在的所聞,是否能增長妳的智慧,全看妳如何捫心自問。不用祈求諒解,畢竟很多事情不是諒解就能解決,而是當下的處理問題的態度,是迎向挑戰,還是逃避問題。

很慶幸給我的一切都是對我最好的,這陣子生活作息很規律,一大早就得出門,忙到很晚才能休息。整星期晚上可說都是滿檔,只是卻有別以前的忙碌,因為不是照安排而行,有自我取捨的立斷。我選擇自己能面對的,太多滿檔,讓我的日子有點喘不過氣。以往這樣的處境久了之後,疲倦時窘態畢露,這更是不瞭解願面見的。所以,希望外在過多的思維可以停下來,好讓我回到自心來觀看,我太貪心,貪心的想要一把抓,因此卻不能完全。

遇見意識型態的驅動時,就冒出非常態的思維,因為他們的一番說法,我啞口無言,突然間會發現,應該多點口才,否則這一切的一切,只是讓問題不斷發表下去。口才的訓練,原以為只要身體力行認真去做,過多的解釋並不是解決問題的正力。但後來發現,現今工商時代,大家生活的忙碌,讓彼此很難有時間停下來溝通與討論,僅能藉由短暫交談,達到問題解決的方式。這是我未學習到的,不習慣用解釋來處理問題,檢討中是該學的。

常言道『為道日損』,雖知道事情有其小大,但小大之間的衡量,非自我可以處理。理當將問題提出來討論,只因我們常自己僅看某一斷面,斷然之間,停止言語,縱身之間,只是看到灰灰。我還未成長,大掃除清理,歸檔我之於本然。思想使人沈陷,來自於我會未懂思想。

自然樸實示現單純的思維給環境更為自在。

面對合理的事情時,我們學會接受與服從;但不合理的時候,該學習的是禮貌與尊重。停止這些,收視返聽一切,看看自身在這波浪中,震動與搖擺的是生命旅程的哪些因子。自己太貪心,就該懂得抉擇,抉擇之前,經歷一番深思,走在這關鍵時刻,模擬如死刑犯被大赦前,頭頂上的那盆水,絕對要滴水不漏。因為那盆水事關生死大事,自己更為自己負責,我知道這盆水是很重要,因此要好好想想,我想喝的水,很清楚是在工作生活間,持續與人互動,藉由知識的力量開創生命的能量,很清楚可以的,只是沒讓自己去。

有漏的日子,無法真正面對,真實的生命基因,我知道大家都太愛我,有點溺愛,希望我得到最好的。但有些事情是已經有安排,我不習慣太去強求,因而別人在這時,就讀不懂我,讓我突然間很抱歉,表示我還未懂人際關係的真意。該如何修,就從這裡做起。

一直以來,就告訴自己不要得到最好,但要做到最好。但這些是需要刻痕,深度與廣度必經一段歷程,這些沒有真實的體驗不能讓人感受,太匆匆非能意茫茫。那不代表我承認必須經歷,而是體認要簡單與明確,才能一步到位。如果每個窗口都太情面,會讓人無法解讀,因為我們不是每個人,我們也做不到每個人。自己只能展現自己,讓每個人的生活呈現光亮。

太匆匆非能意茫茫,這些時刻如果  上帝都沈睡,記得保持清醒。清醒來自刻畫,我要如何刻畫怎樣的素模,請妳認真的告訴我。晚上睡覺前,保留一些時間屬於自己的,不要在帶著疲憊入眠,改為懷著安心進入夢鄉。

我正在狡辯,狡辯這些遇見,因為我要預見平靜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inosaka188 的頭像
inosaka188

坐在雲霧飄渺,涼風吹髮絲

inosaka18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diduwe
  • 禪語:見山是山,見山不是山,見山還是山。口才只是見山不是山的階段而已。太在意意識形態的言語下,所發展出來的口才,在對方來看,只是辯解而己。直接略過它,去理解言語的背後,可以處理的比較好喔。